首页 >>

孔子如何教育子女

推荐家长看这本书,其实教育子女才是真正的王者。

这几天有幸读了孔子的相关书籍,结合自己的一些感想,来聊一聊一代教育家孔子是如何教育自己的子女:

孔子是人类教育史上最伟大的教育家,其丰富的教育思想、辉煌的教育实践,为人类留下了一笔笔宝贵的精神财富。孔子是人不是神,也有家庭、子女;那么,这位世界级哲人是如何教育自己子女的呢?

君子之远其子也(原话)

君子与子女要保持适度的距离。(注释)

《论语·季氏》流传着这样一段精彩的对话:一天,陈亢问伯鱼说:你父亲私下给你讲过别的什么没有?伯鱼答:没有。父亲一人立在门前时,曾严厉地教训我:要学诗学礼,不然就不会交谈、不会做人。据《孔子家语》载:陈亢是孔子的学生。鲤,字伯鱼,是孔子的儿子;因出生时,鲁昭公以鲤鱼赐孔子,故名鲤字伯鱼。陈亢以为博学多才的孔子,会给儿子“开小灶、吃偏饭”,故试探着问伯鱼,伯鱼坦诚回答后,陈亢感慨地说:夫子教子女和门人一样,没有特别亲近之处:“君子之远其子也”。这里的“远”,就是要理性地与子女保持一定的距离;“近之则不逊”,如果与子女在情感行为上过于“近”,子女就会对你表现出“不逊”——即大不敬。“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,就是把自己的孩子看做和别人的孩子一样:不溺爱、不娇惯、不护短、不偏心,孩子就会在理性阳光的照耀下健康成长。君子要远离子女——折射出孔子在子女教育问题上的理性光芒:君子远子,理性至上。

君子不重则不威(原话)

君子在子女面前不庄重就不会有威严。(注释)

《论语·学而》强调:“君子不重则不威”。据门人熟察而详记之:“子温而厉,威而不猛,恭而安”(《论语·述而》)、“寝不尸,居不容”(《论语·乡党》),即:孔子温和而严厉,威严而不凶猛,庄严而安详,就连睡觉和平居都非常讲究仪态,故内心厚重而外表威严。对门人如此,在子女面前也是如此。《论语·阳货》载:一次,孔子碰到伯鱼问:你研读过《周南》《召南》了吗?人如果不研读《周南》《召南》,就好像面对着墙壁站着,一无所见。《周南》《召南》为《诗经》首二篇的篇名,所言皆修身齐家之事,人若不研读、领悟《周南》《召南》中的真谛,将失去立身安家之本;显然,此处孔子是在以威严的口吻训导伯鱼。孔子儿女情短,人伦礼长,在子女婴孩时就不苟言笑、内重外威,在情感与行为上都保持一定的距离,难怪其唯一的儿子伯鱼是那样“敬父”:君子教子,威重至上。

父母唯其疾之忧(原话)

父母唯以子女的疾病为忧。(注释)

孔子对其子女有无慈爱的一面,史料无征、不得而知。但身为人父,对子女除有管教一面外,也还有养育的一面;更何况孔子还身体力行“仁者爱人”的理念呢?一次孔子回答弟子提问时说:“父母唯其疾之忧”(《论语·为政》),朱熹《论语集注》释云:“言父母爱子之心无所不至,唯恐其有疾病,常以为忧也。”这就是说:孔子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,对子女的疼爱深埋于内心深处,“远”的距离感是有一个底线的。平时对子女不会予以无微不至的关照,但子女病甚、危及生命安全时却不能不管,这是他最真实的“儿女心态”。

大概孔子的成就太高了,相比之下伯鱼就无所建树,倒是孙子子思据传作过《中庸》,子思的门人又带出了“亚圣”孟子这样的高足弟子。显然,称孔子“教子有方”虽无所据,但孔子在教育子女时显示出来的理性光辉,还是值得今人借鉴的。

读后感:

现在大多数的家长其实没有真正的静下心来,了解自己的子女,而是把子女交给了所谓的辅导班,让一个局外人去教育。我觉得这个真是一个愚蠢的办法!(本段只是个人观点,不代表所有人)

文章来源:3码中特期期准

标签:正版彩票资料大全,香港赛马网上直播,四不像图,118图库开奖结果现场,六合现场开奖结果